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法制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法制 消费

石门:郭清华等镇干部越权发包库区地种瓜被淹承包农民损失惨重

来源:法制与社会 作者:问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04
摘要:本报湖南石门讯(记者易效成、邹俊杰、廖艳群)2019年7月下旬,湖南常德罗国民、汤建军等五位农民来到农民日报社,反映石门县维新镇政府采取诈骗手段越权向外地农民发包皂市水库土地种植南瓜,爽约不泄洪,害得他们种植的南瓜即将收获时全部被淹灭,损失惨重
      本报湖南石门讯(记者易效成、邹俊杰、廖艳群)2019年7月下旬,湖南常德罗国民、汤建军等五位农民来到农民日报社,反映石门县维新镇政府采取诈骗手段越权向外地农民发包皂市水库土地种植南瓜,爽约不泄洪,害得他们种植的南瓜即将收获时全部被淹灭,损失惨重。对此,近日记者专程南下石门实地采访,证明他们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

      2007年秋,石门县维新镇时任副镇长郭清华等三名镇干部开车前往罗国民等在附近规模种植南瓜的外地农民住地宣传,称皂市水库(国家大中型水型)内消落区拟对外发包搞种植,邀请他们承包种植南瓜。出于对政府的信任,罗国民等人无一怀疑地前往投资承包。奇怪的是,签订合同时,镇政府不直接与罗国民等签订,而是先与本地农民向思胜等人签订承包合同,再让他们转包给罗国民等外地农民。镇政府知情人告诉记者:“镇政府当年共约 签订了6份类似发包种值的合同,全部是与本地不懂种瓜技术的农民签订,再让他们转包给外地专业种瓜的农民种植。”罗国民对记者说:“维新镇政府的郭清华副镇长与镇党委书记关系极好。他们与当地农民承包的合同,全部不留在农民手中,而是以“需要盖章”为名,在承包农民签字交钱后,收回政府“保管”。据记者了解,皂市水库是在关闸蓄水以后才发包的,并向外地农民承诺,水库水位涨到113米以上,水库就会泄洪,并不影响承包者种植南瓜。这种宣传后来也得到有关法院的书面认定。


      然而,罗国民等承包的125米以上约1000亩瓜地,却在即将瓜熟收获时全部被淹灭,到此,投资约80万元,种瓜收入约170万元的愿景瞬间化为灰尽。仰天长叹的罗国民等农民跑到镇政府追问为何违背承诺不泄洪保瓜,得到的回答是:“蓄水发电是我们白花花的银元收入,泄洪不发电谁来赔偿我们?”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这些种瓜的专业户开始成为“上访专业户”。他们从2008年开始采取法律和上访的方式维权至今已走过12个年头,但收效甚微。

      罗国民等农民认为,皂市水库库区内土地的业主应为湖南澧水流域水利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澧水公司),维新镇政府在发包合同上说“受澧水公司业主的委托和石门县政府对库区土地管理的授权”系虚假宣传,整个发包过程是一种对外地农民的诈骗行为,维新镇政府和郭清华等人应承担全部刑事和民事责任。

       为了证明罗国民的说法,记者走访了澧水公司。他们出具书证称:“水库正常蓄水位以下的土地(含水库消洪区)由我公司代表国家行使管理权,我公司并未委托或授权石门县人民政府将消落区安排给当地农村移民使用。”同时,记者也查看了当时镇政府与首包向思胜等人的合同,上面写着:乙方(即向思胜等三人)在承包期内不得擅自转让土地经营权。”奇怪的是,镇政府一方面亲自上门请外地专业农民承包土地种瓜,合同又只包给当地不懂种瓜的农民,且不准他们对外转包。这些做法都证实了罗国民关于政府在诈骗外地农民种瓜的说法。而且据记者调查,发包中可能还存在严重的腐败问题,例如,镇政府发包给向思胜等人仅收了3万元(约1000土地,合同上只有500多亩),而罗国民等人给向思胜等人的转包费是8.5万元。记者问向思胜他们是怎样处理这些钱的。他回答说:“我们请郭清华等人吃了饭,给了烟,我们自己每人只分了8000元。”记者又问,3万元上交和2.4万三人所得,还有3.1万元去那里了?”他无言以答。罗国民说:“这3万多到了镇政府领导私人口袋里,对此,记者无法找到证据。

      越权发包也罢,诈骗也罢,罗国民等人在十多年的维权路上,在历尽千辛万苦。他们遇到了各种”横眉冷对,”也遇到过一些好心的领导和机关,例如,他们上访澧水公司时,办公室的张主任的讲话(有录音)也印证了“澧水公司有管理失职的问题”的上访诉求;又如2008年时任石门县委书记熊大胜在接待上访时说:“水库135米水位以下不能发包,县政府有文件,既然发包了就要赔偿。如果赔500万给你们(指罗国民等人)同事会说我蠢,如果赔300万给你们,你们或许不满足,最好还是由法院来定吧,法律判多少,我们就赔多少。”

      罗国民说:“赔偿问题出现后,维新镇政府不是实是求是地讨论赔偿的问题,而是采取每亩承包合同补偿两三万元了事的霸道做法,谁不要的就去法院打官司。”没法,罗国民等最大的五个承包户只好走上了法律维权的路。汤建军等承包户对记者说:“打官司又是镇政府给我们农民设下的陷阱,他们利用县政府的权威影响法院的判决,在石门法院,常德中院和湖南高院,面对明明白白的政府过错导致农民损失,甚至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认定的每亩损失1100多元的标准法院都不予认定,这不是官官相护是什么?”记者发现在这些农民10年的法律维权路上,各级法院共7次判决和裁定,只有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做了“一次农民利益的保护神”。2012年9月7日,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正式对常德中院就罗国民等人的不公正终审判决提起抗诉,认定“维新镇政谁在发包土地种植中具有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遗憾的是,该案由湖南省高院的审监二庭无缘无故被转到石门人担任庭长的审监二庭后,判决结果却走向了承包农民满怀希望的相反方向,全盘否定了省检抗诉,维护了常德中院的不公判决,至此,罗国民等农民回到家乡洞庭湖边只能“望湖兴叹”:“法律呀,政府呀,为何对我们这些农民如此不公!”

      在此后的五六年间,这些“产破人穷”的承包农民没有“服气止访”,而是不断寻求巡视机构和媒体行使监督权,以盼挽回他们超过500万元的损失。

记者将继续关注此案的进展。
人民观察在线
责任编辑:问民
nei1
nei3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7 人民观察在线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15576号  

电脑版 | 移动版